血咒

血咒的传说,来自一个奇异的部落。未成形的胎儿,带着精灵的邪恶,游荡人间,报复毁灭了它们的父母。那个精通咒语的部落,便擅长用它们的鲜血来种下邪气十足的——血咒

芊芊不紧不慢的话,犹如一阵寒气,瞬间刺穿我的灵魂。那个部落呢?我硬着头皮问。

血咒

流亡了。但我在一本台湾的命相书上见到过关于血咒的说明,看来有入台的一支。芊芊若有所思。

看着我忧心忡忡,她又忍不住加了一句,别担心——只是用来做个幌子。

那夜,和老公的越洋电话粥里,我煲出这么一句,若用心是善良的,是否可以不择手段?

老公迟疑片刻,说,也许吧。

同时送两本精装册给虹和安是芊芊的主意。

搬去陪在家静养的虹也是芊芊的主意。

若非安恰巧要出差两周,他怎会如此欣然应允?

男人在外拈花惹草,却容不得屋内藏娇红杏出墙。这正是芊芊的高明之处。

昏黄的灯下虹一身慵懒依于床头,翻开精装本的扉页,安详的笑容却令我不寒而栗。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