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夫

据我所知,苗疆的女人都很会用蛊虫这种巫术。它们很美,但也因为这种方法,其中有很多奥秘。他们中的一些人用这种方法来捍卫他们的爱情,另一些人用这种方法来保护他们的家人,甚至更多的是,他们用这种方法作为报复的工具。当然,这些想法都是在我遇到他之前。

蛊夫

这是我第一次来圣家。真的是第一次。每次我提出要来看他,他都拒绝了。我问他为什么,他支支吾吾不肯解释。其实作为一个单身男人,圣屋很整洁,没有衣服散落一地,没有酒瓶子散落一地,也没有挥之不去的烟味,真的很好。

我默默地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座神圣的房子到每一个角落,我希望能跟多的了解这个我爱的男人。圣的房间布置的很简单,除了电视、床、空调等一些必要的东西,几乎没有其他。我倒是不泄气,仍旧在他的屋子里逡巡着,目光便不偏不倚的落到了一本相册上。

这相册放的并不显眼,但是从它被磨出的痕迹来看,他的所有者一定是经常拿出来摸索的。我好奇的打开来看,那照片上竟然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甜甜的笑着,与世无争的模样。我还想继续看时门把手处悉悉索索的声音,该是圣回来了。我不漏痕迹的将相册放回原处,生怕圣因为我私自看了他的相册而发怒,对,我是爱圣的。

圣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卷纱布、几盒药。我不容我说话,作势要给我涂药。一瞬间,我竟感受不到他的丝毫温存,有的竟是一种急切。但是圣开心就好,我也不反抗,任由圣将我的脸包裹起来。刚包上的时候还有点闷闷的,不过,过了一会儿自己的一时便不知怎么就模糊起来,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