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门旦

美丽的眼睛,嘴唇,笑声,但不是笑声。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美女,而你我只是化了那么多妆,表演了一场举世闻名的悲伤。毕竟有人会记下你的小众和我最好的朋友。

春雨贵如油,戏曲学院荷塘烟雨。荷塘里满是发出婴儿声音的人。更多的人聚集在宣传栏周围。

闺门旦

花小白艺术团招收学生。

季良看着招聘启事,眉宇间挂着一丝喜悦,浅浅的微笑似乎带着什么。

“终于招生了!花小白的肖丹上次自杀后,花小白艺术团两年没有招生。成林,这是上天给你的机会。你得试试。”她身后的女孩激动地说。季良环顾四周,三个女孩中,只有中间的那双眼睛是平静的,一双既不悲伤也不快乐的眼睛,还有一双闺蜜的眼睛。

程琳看着录取通知书,叹了口气,“不行。你看,他们说男生第一。”

程琳身边的女生说:“为什么男生优先?现在连招生都结束了?”

季良目送着三个人远去。他相信那个叫程琳的女孩会报名参加小百花艺术团,因为她一生都在唱歌剧。爷爷说不是每个人都会唱闺房,但是小花儿的闺房只有一辈子想着玩,看着剧,才会唱,然后才能化上那副额妆,穿上神的绝色容颜。

戏曲学院是封闭式管理,周五只能放学回家。季良拿了好东西,等着取车。他无意中看到了二楼的那个人影。他的灰色连衣裙既迷人又迷人。《思凡》的小尼姑。脸上带着女人少有的娇俏,正是程琳那天。她想申请出演赵这个角色吗?

谁知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大吃一惊......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