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之死

杜野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知名软件公司做程序员。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别说大智慧,至少也有些小聪明。凭借自己的聪明,他很快积累了一笔钱。2000年4月,他从武汉公司调到成都,偶然间买了我旁边的房子。于是,我们又成了邻居。

程序员之死

我已经四年多没见过他了,他还是没什么变化。他脸色苍白,头发蓬乱,看上去长期营养不良。他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他老婆是河南人。她和他一样瘦,名字很奇怪,她的名字叫古琴。

他们以惊人的速度生下了一个小女孩,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一岁多了。小家伙不哭不闹,她看人的时候,黑眼珠不转,令人不解的是,小家伙左手有六根手指

这成了杜野的心病。他常常用空洞迷茫的眼神看着小女孩,一双眼睛会无休无止,父女会像游戏,除非他老婆古琴把他们分开。

虽然是邻居,但是见面的机会不多。说实话,这主要是我的原因。我真的不想卷入他们神秘的家庭。

不过,从六月份开始,杜野就一反常态的主动跟我套近乎。他的话莫名其妙,常常让我不解。比如那天,他突然跟我说:“电脑病毒也能感染人体,你知道吗?”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有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但他说话的语气让人觉得很严肃。

“我怎么没听说过?”我自然不相信他。可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事让人不可思议......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