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娃娃

世界上有很多种娃娃,比如芭比娃娃、困惑娃娃、露娜娃娃,还有更不知道牌子的娃娃,但也是女生珍藏的,收藏在枕边书桌上,天天陪着她玩。

浅浅的房间里,几乎有各种各样的娃娃。虽然不是正品,但同样匠心独运,精雕细琢。

血娃娃

她在网上开了一家小娃娃店,专门卖真假难辨的假货。由于质量好,价格低,生意兴隆。几乎每一类娃娃都供不应求。有一种是自己精心设计的娃娃,卖的很少。
她们也有吹子弹就能破的皮肤,嫩滑,有实实在在的触感。脸白,四肢软,眼睛亮,头发长。按说,都是顶级的。但是每个娃娃都有一个伤口,里面好像有一些器官。触摸时,红色液体会渗出。 她管她们叫做:血娃娃

宁静的夜里,屋里散发着隐隐的霉味。依然只点一盏老式油灯,浅浅凝坐在灯边,专注地缝制着娃娃,嘴里,轻轻吟唱着催眠的曲调。时不时,她会抽出左手来,摇动一下身后的婴儿床,面色详和。

灯光扑闪,婴儿床里,几只血娃娃整齐地躺在一起,面目狰狞。

一天, 两天,三天……仅仅十天,那个帖子水涨船高,已经翻至第五十九页。
殷以商坏坏地笑着,一页一页翻阅下去。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女人,飘逸脱俗,不染烟尘,却从每一个细胞里,透出深深的忧郁来。

她走路很轻,终日只穿一件纯白的棉布睡裙,长发直直地垂下,让人从任何角度也无法看清她的眼睛。如果不是初遇在人声鼎沸的商场前,他一定会把她当成一个女鬼。

而事实上,除了初遇,她此后的行为也当真像极了一只女鬼。

她只在深夜才出门,先扔掉大袋的垃圾,再去24H的快餐店打包回全天的食物。有时,还会走很远的路,去另一条街转角处一个冷僻的辅子买一点煤油。

她的菜谱殷以商研究过,看不出丝毫的喜好与规律,似乎店里还剩什么,她就要什么,绝不挑剔。如果一定要有所发现,那就是,她的饭量相当惊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