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煞

这是一个奇怪的玻璃瓶。

玻璃瓶内壁覆盖着鲜花。这些花只有两三厘米长。每朵花只有一个枝条,枝条顶端只有一朵花。芽只有大米大小,但是颜色很多,有紫色和红色,乳白色和黄色。

这个玻璃瓶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几个女孩围在摊位周围,不停地欣赏着。

“这个玻璃瓶里种的是什么花?”

“罗斯。”摆摊后,老人笑着回答。

花煞

“罗斯?哇,这是什么玫瑰?”女孩们又惊呆了。

“这是一朵有毒的玫瑰。”地摊后,除了老人,还有一个陌生的老太太。她穿着黑色衣服,但头上戴着一顶非常精致的草帽,前面垂着一层黑色面纱。“玫瑰有毒吧?”老妇人冷冷一笑。

肖逸看着那瓶玫瑰,非常漂亮,尤其是透过玻璃瓶,给人一种无限神奇的感觉。
一个神奇的空间,在那个小玻璃瓶里。

“药已经拿到了。”

刘谦走到冯继海身边,侧身坐下,将一个白色的小药袋塞到冯继海手里,然后轻轻捏起他的手掌。

冯继海犹豫了一下。你真的想这么做吗?

冯纪海转过身,拍了拍刘谦的脸。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脸蛋,这么性感的身材?老天真不公平。如果说小艺和这个女人比起来,小艺太普通了。如果不是和这个女人比,小艺还是漂亮的。

冯纪海用力捏了一下小荷,然后站起来和刘谦告别。刘谦眼中的光芒闪过,几乎让冯继海无法走出房门。

冯继海回到家里,另一个人,——孝义的弟弟周成,和冯继海的小舅子坐在家里。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