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酒记

来自张庄村的陈二虎特别喜欢杯子里的东西。他总是在感觉不够喝,所以他还没有成亲,有关系好的人劝他戒酒,存点钱以后娶媳妇。

但是这个陈二虎说:“我这辈子喜欢酒,以后要娶个酒坛当老婆。”这个说法一出来,就没人给他娶妻了。

戒酒记

爱喝酒,所以酒友很多。这一天二胡去朋友家喝酒,手里拿着半瓶酒,摇摇晃晃地向他们村子的方向走去。当他们来到岔路口时,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没有多想。他迈开双腿,径直走向小路。

他一走进小路,就突然感到一股寒气从骨子里透了出来。他忍不住打了几个阿啾,擦了擦鼻子,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他渐渐觉得不对劲,虽然这条小路是一条土路,但它笔直向前,在记忆中非常平坦。为什么今晚走路这么难,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

走了很久,这时,他突然看到三个人正点燃三盏油灯一起喝酒,油灯的火焰散发出一种非常奇怪的微弱绿光。三个人看见二虎过来,就说:“小伙子,拿着酒瓶看看你的酒怎么样,好吗?”

二虎走到他面前,看到这三个人喝的不是酒瓶,是酒坛。这时,他看到一个人新打开了一个酒坛,一股刺鼻的酒味扑鼻而来。闻了闻,觉得绝对是一坛好酒。

“嗯!好酒,正宗地瓜烧,里面绝对没有水。”二虎举起双臂,看着手中的半瓶酒。他们说:“这是什么!”他当时就扔了。然后就没提了。二虎拿起罐子喝了一口,然后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

“兄弟,你怎么在这荒郊野外喝酒?”二虎没想到眼前这三个人此刻很奇怪。因为小油灯不是很亮,他们实在看不见,就问。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