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出售

我和女朋友挨个房间转了一圈,都很满意。我对领我们看房的经纪人说:“卫生间阴沉沉的,感觉不太好;而且价格太高。”

三十几岁的中介陈先生,一张真诚的脸。“价格可以再协商。”他走近我,低声说:“我不怕告诉你,这个房子其实是一个死过人的房子。”我突然一惊,把他拖到阳台上。“这是怎么回事?”我带着不悦的表情问道。

凶宅出售

“这个房子里死了一个女孩。”老陈坦言,“我们一般忌讳这么说,但你用这个跟房主讨价还价,应该便宜10万。”

“姑娘怎么死的?”

“听说是割腕。”陈先生把我叫进浴室,浴室被一根塑料横杆分成前后两部分。前门是水槽,厕所,后墙是淋浴喷头。镀铬的表面已经是灰色了,看来已经有几天不用了。塑料横杆上串着一排空钩,所以之前应该有一副浴帘。卫生间的灯坏了,老陈亮起来手机,卫生间对面墙上的瓷砖上覆盖着一条细细的缝隙,缝隙里透着淡淡的红色。“渗进去的血刷不掉。”老陈说:“其实我们见过很多杀人的房子,但大家都不说。”

“我买了它作为婚房。”我犹豫着说。

“十万元重要还是封建迷信重要?”陈一针见血。

我迟疑地点点头:“那明天约业主出来,我们见面。”

出了这个鬼屋,女朋友神秘兮兮的问我和中介谈了什么。我支支吾吾的说中介让我明天直接和业主砍价。“如果你幸运的话,也许你可以砍下几万……”听我说,我女朋友喜出望外。我强颜欢笑,心里却暗暗感到一丝不安。

第二天一早,我和陈先生来到这座没有电梯的旧楼。我爬到五楼,刚伸直脖子,就看到一个黑影在我面前晃动。我头上闪着两道白光,像鬼一样。我突然想起那个割腕的女人,但我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却不想一步空。我着急的时候,陈先生伸手在楼梯上抓住了我。他咳嗽得很清楚,头顶的声控灯泡随着电流声“滋滋”亮了起来。昏暗的光斑里,一个瘦瘦的中年男人正透过厚厚的眼镜看着我们。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