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头人

一切都离我而去。——男人呼出一口烟,这种想法就像他身边的烟,老婆,爱人,都变成陌生人。他熄灭了香烟,然后把头靠在方向盘上。他的头很疼,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炸开一样。

余刚此刻的心情就像被包围在电梯里。看似安全,但在深渊脚下,只有几根钢丝绳绑住了他的生命。

双头人

搬家的第一个晚上

洁仪坐在后座上,看着汽车两侧住宅的墙壁慢慢后退。萨摩伸出舌头,从乘客座位上转过头去看她。洁仪对着它笑了笑,它又转过头去看风景。

车子左转,眼前豁然开朗,路口的阳光在雪白的萨摩上勾勒出一圈淡淡的棱角。
洁仪今天搬家了,男朋友开车送她过来。虽然是男朋友,但是已经结婚了。洁仪不想毁了自己的家庭。男方说了好几次要离婚,她直接拒绝了。因为她知道,即使这个男人真的走了,他也不会一直陪着她。早就知道是没有结果的关系,没有必要为了没有结果的事情去刻意制造一个虚假的结果。她之前也批评过三笑,但是一旦坠入爱河,天平就倾斜了,她只能充当跷跷板。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看着外面阳光闪烁,洁仪突然又有了这个想法。如果可以,她当然不想结束。但是她越来越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心不在她身上。好像不是在他妻子身上。

男人操纵方向盘,她闭上眼睛,回忆着手接触皮肤时的触感。她的嘴轻轻地动了动。这个男人对她好,但没必要那么好。既然长期不想和自己相处,为什么还要制造出家的假象?

新房是男方找的,房租押金都是他出的,家具日用品都是他换的。她不想占他的便宜,但他坚持。她知道他只是个农民工,出不起那么多钱。在她的坚持下,一切都很简单,她不想欠他太多,以后也不清楚。爱情债,已经够不清了。

五楼这个新家干净简单,除了光线不足,其他都很好。男人选择安静的地方,大概是方便他自己来,不被妻子发现。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