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电话

第一个:活见鬼

台北县三枝和野柳之间,有个地方叫老梅。20多年前,一个女人因为家里病重,不小心滑倒淹死了。杨日松跟随当时台湾省刑警总队的法医,也就是养羊警校教授叶兆渠博士,以及公诉人和书记员一起到了相检。

鬼电话

检查完尸体,他们去淡水吃晚饭,喝了点酒,然后在一个雨夜搭车回台北。在路上,杨日松突然发现车厢里有一个年轻的女人。他想是谁从淡水里把她带来的。他不好意思说。他只用胳膊肘碰了碰店员,店员会意地笑了。

过了石林平交道后,放下关卡围栏挡住去路。所有人都很惊讶。一名警察上前询问他们的身份,并向检察官报告,因为一具女尸在台北大桥下的淡水河被捡走,并要求检察官进行尸检。

这样一顿折腾,车里的女人已经趁别人不注意悄悄离开了。

车到河边停尸房,刑警伸手揭开垫子,点燃手电筒,他们吞了几口,内心惊恐万分。原来死者就是刚刚出现在他们马车里的那个女人,之前有几个人见过。

据警方初步调查,死者有一个鳏夫,工作做得不好,视她为摇钱树,但她受不了,他们此生不和。据她的嫔妃说,她们告诉刑警,晚上经过台北大桥时,经销店被封了,停了下来。她跳下车,匆忙跳入水中,无法自救。

但是为什么死者会出现在杨日松的车里?

经公诉人解释,刑警队仔细检查,发现死者是被其情夫推下河淹死的。

第二个:鬼电话

早年有个法医。一天半夜,家里电话响得很响。他老婆从床上爬起来接电话,把话筒给了他。他隐隐约约听到他在对面三峡报了一起命案,让他第二天去检查。

第二天,有个案子。当他来检查尸体时,这对夫妇谈到了这件事,脊梁骨发凉。因为他家没有电话。

这个故事有名字,有姓氏,有地址。因为民风,这种事情不吉利。从那以后,法医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但杨法医命令我“隐瞒姓名”。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