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堂课室

13日对于虔诚的基督徒来说是不祥的一天,对于计算机系三班的学生来说是悲伤的一天。因为他们的同学王新军早上死于车祸,他只有十九岁。除了学校和老师的悼念活动,三班的同学都私下约定在复活当晚悼念他,灵堂设在他宿舍。

19号晚上,403宿舍很着急。有的出去扎纸人,有的出去买香,有的去市场挑水果,有的买糖果蜡烛。有许多东西可以买。最后,每个人都被分配出去了,只留下庄莉看灵。回头看看站在桌子上的画像,庄莉的脸是生动的。他忧郁的眼神似乎在抱怨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梦幻的季节死去,看的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灵堂课室

他赶紧拦住最后四个还没出门的人:“你太不厚道了?你为什么要我一个人呆着?”“人不够,女生都出去了。”庄莉停了一会儿,找到了另一个原因。他对张剑锋说:“你留下不是更好吗?你懂魔法。”张剑锋说:“就因为我懂,班里就我一个人能挑人物。另外,你的脚前天扭伤了,不应该多动。最好留在这里。嘿,你害怕吗?”当一个人的生活最糟糕的时候,他说他害怕。庄莉立刻高昂着头说:“谁,谁害怕?你只管去,我看着灵堂。”

张剑锋看着他坚强的自立,暗暗发笑,特意告诉他:“看那香和蜡烛,快吃完了再换,别让他们出去,窗户一定要打开,不然阿军回不来了。”陈忠信笑着打了他一拳,说:“你看,他怕这样,还想吓唬他。快走。”

在清凉的水、冰、皮上,再加上一阵阵的寒风,张剑锋不由缩了缩脖子,抬起衣领。学校的路很安静,几乎没有人,只听到他们在青石板上有规律的脚步声。我正在看这个优雅的夜景,突然手机响了,吓了他一跳。“喂?”我一听,是小兰的声音。张剑锋真的很后悔没看到就匆匆接了电话。

“你是怎么成为那个男生的头的?”明明说我们女生九点过,你就给我们关上门!“张剑锋想不通。”班长大人,我已经按照您的订单买了报纸,离开庄莉去宿舍看了。我哪里惹你了?”手机里传来一个更加懊恼的声音:“你宿舍有鬼!我们在下面叫啊叫,连个影子都看不见。我们九点半回来,然后我发现没人!“有一个裂缝”,它挂了。张剑锋合上手机,暗暗诅咒庄莉。他太胆小,不敢接电话,还让他挨骂。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