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妓

去云南香格里拉谈生意第一次遇到鬼。

那天晚上,在酒店里,雨水一滴滴落在窗户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正当我无聊地看杂志时,一个陌生的女人敲门。

她低垂着头,头发低垂着,遮住了半边脸,用低沉的声音说:“先生,有什么事吗?时钟算500,晚上算800。”

我看着一个女人穿着性感的蕾丝裙子,雪白香肩露了一半,头发湿漉漉的垂下来。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她心神摇摆。

鬼妓

于是,我靠在门框上调侃:“价格贵了点,能便宜点吗?”

女人没有马上回答我,身体靠在我身上。突然闻到一股香水味。“不便宜,价格已经很低了。”

“哦,好吧,算了。去吧。”我下了逐客令。其实对我来说,500的价格是公平的,但是我对不起老婆,因为我已经有老婆了。只是和他聊天纯粹是为了缓解寂寞,驱散出差时的寂寞。但我从没想过我和这些女人在浪漫场上有暧昧关系。(笑话)

没想到,女人见我无动于衷,忧心忡忡,眉头紧锁。似乎有点担心。“嗯,400总行不能再便宜了。我一个人不容易。房租水电都要交。等等,老板,请你乖一点。”
听说搬家了,价格很棒。再说了,看着这么一个迷人温柔的女人站在你面前说你不动心,肯定有点虚伪。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虚伪的人,我真的是一个男人,所以我很抱那个少妇说:“400就是400,进来吧。”

我让她进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远离广州的妻子,只有一种雄性动物赤裸裸的欲望。啊,多巴胺,无解。

她一进来就开始脱衣服,穿的也不多。几块下来后,她几乎一丝不挂。女人把湿衣服扔在我面前。我跳上去,用嘴啄了一下。焦笑着说:“老板,等我进去先洗个澡。”

哗啦啦的水声中,我听到卫生间房间传来一阵轻吟,我已经坐立不安了,直直的盯着卫生间门的方向。我满脑子都是摸她的幻想。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