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村里的阴阳先生

昨天打电话给老爹问他干什么呢,他说在我爷这儿参加葬礼呢。我心里咯噔一声,脑袋嗡了一下,差点儿哭出来。结果老爷子神补刀,你七爷去世了。这个七爷我见过,他爹是我太爷的表哥,他和我爷爷都不咋太亲,只因为一个村儿住着,所以相互走动比较多,邻里之间的情谊超过了那层八竿子才打到的亲情。他在那边儿排行老七,所以我管他叫七爷,对于我来说,他不是什么非见不可的人。但是他比较疼我吧,属于心头肉的那种疼。

隐藏在村里的阴阳先生

七爷一辈子就结了一次婚,不到两年吧,孩子还没有生一个,我那传说中得七奶奶就和别人跑了。我爹小时候家里曾经说要把我爹过这个七爷,最后我爹去了七爷家几天死活要回来,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七爷,没有生气,老爹也算是他半个儿子,爷爷就把老爹叫了回去,说不能让七爷走的太寒碜。我不禁唏嘘,我爷爷那帮老哥们儿一个一个都走了,起初爷爷还比较悲伤,这次听老爹说,爷爷已经很淡定了。还埋怨老哥儿几个走的太快,也没人等到他,或许爷爷真的老了。

关于七爷,想想也是个传奇人物,但由于和他不熟,有些事儿只是听我老爹讲的。那时老爹也是个小孩儿,记得不是很清楚。老爹那年也是七八岁,家里四个孩子,七爷爷那时想要个孩子,就和我爷爷商量。过继一个给他他养着,长大了也不图给他养老,能隔三差五看看他就挺好。因为大姑是女孩儿,二叔和三叔太小,就把我老爹过去给他了。老爹一开始还闹腾,后来慢慢就适应,老爹回忆当时感觉幸福的要死。因为在自己家,每天还要帮我爷爷奶奶干活,挑水喂猪什么的,有好吃的还要紧着我二叔吃。去了七爷家以后,七爷整天把他当宝一样,什么活儿都不让他干。还给他买槽子糕麻花什么的,而且两家都是同村,离得不咋远,和家人还能天天看见,我老爹当时的心情可以用乐不思蜀来形容。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