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魂夜细思极恐

说下我亲身经历的吧,在我十岁左右的时候我就就没了,没有见到最后一面,等去了就看见屋里停一口黑色的棺材,当时年纪小,没有什么很悲伤的感觉。后来听大人说,回魂夜那几天都是担惊受怕的。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家吃过饭往厨房端剩菜剩饭。厨房在厢房也没有开灯,屋子里特别黑,突然就想到了回魂夜,我就害怕的不行。但忙摸索到的灯绳,结果拉了好几下,灯也没有亮。然后我就看到了,这辈子也忘不了一幕。只见一个人形的黑影站在我家灶台旁边一动不动,他身材高大,胖胖的,我一眼就认出他是我舅,我吓得浑身汗毛都炸起来,尖叫着跑出了房门。我姐听见声音迅速出来了,和我撞了个满怀。她比我大几岁,胆子也特别大,一头冲进厨房打开了灯,然后就在里面喊我。结果我进去一看,里面只有我姐一个人,我舅舅已经不见了。事后家人都说我眼花了,但我很确定我真的看到我就这导致从那以后的好多年,我都不敢一个人进厨房。

回魂夜细思极恐

说到我姐,其实她小时候胆子并不大。而且还被吓到过,当然这也是听我妈说的,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我。事情大概发生在我姐两三岁的时候,那是一个深秋,我妈带着我姐回娘家回来的路上,他们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突然一阵寒风卷着吹向他俩。我妈怕我姐感冒,回到家我姐就开始发烧,也不睁眼睛,都以为我姐是着凉了就喝的常备的发烧药。退烧之后就玩儿了一会儿,到了睡觉的时候又开始发烧,到了镇上的医院各种检查都没有问题,说可能秋季腹泻引起的发烧,拍了几十块钱的药。

第二天白天好了,到了下午又开始,第三天依旧如此,我奶奶就说给念叨念叨。结果还是没用,然后就找了村里管这方面事情的人,大人来了之后,接了一碗水,拿了一面铜镜,又拿出一枚一分钱的硬币。用硬币沾着水在铜镜上面力。一边绿一边猜测是谁,比如猜测是我太爷,就喊我太爷的名字,如果钱币立起来,就说明找对人了。试了好几个人,终于找到是谁了,是我一个舅爷。我奶奶就开始骂骂了很久,大概就是你没有钱了,来找我,找孩子干什么,你赶紧走,不走的话你家的事儿我们可不管了。

那时候就有家没钱盖房子的钱都是我爷爷给拿的,然后我奶奶就去烧纸,不一会儿我姐姐就好了。从那以后,只要是村里,谁家死了人,我奶奶就让我姐去拿贡品吃,据说吃了胆子能变大。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吃贡品的缘故,我姐的胆子还真的越来越大。夜里一个人从坟地过都不带害怕的。

我姐上高中后胆子更大,天天跟一帮朋友去疯玩,他人缘儿特别好,有好几个玩的特别好的朋友。有时候他们来我家玩儿,有时候我姐去他们家玩儿。几个朋友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去了别人家也不把自己当外人,跟你说说好到什么程度吧。比如我姐他们去别的伙伴儿家玩儿,如果那家没人,他们会翻墙进入院子,在从窗户进入了朋友的房间,在人家的屋子里看电视,等着人家回来。

那天就是我姐和一个异性朋友去另外一个朋友家玩儿,人家没在家。他俩就像以前一样,翻进了院子,在屋子里用VCD看电影。我家那边的平房很多都分,礼拜五我姐她们在外屋看电视,不经意间,我姐发现通过电视旁的衣柜上的镜子,看见里屋好像一个人坐在炕上。我姐就小声问他朋友,你看看,里屋好像有个人。我姐的朋友毕竟是男孩儿,很淡定的说了一句没有。就在我姐半信半疑的时候,我姐的朋友突然抱起我姐翻过墙头头也不回地跑到大街上。看着对方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我姐也就好奇地问他怎么了,大男孩儿的话让我姐那种胆子大的人都是一身冷汗。他说他也看到礼物,炕上坐着一个人,是一个老太太。虽然看不清脸,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时不时就站起来往外屋看一眼,有好几次都差点儿出来。那男孩儿开始以为自己的幻觉,后来听我姐一说这才带着我姐出来了。要知道那可是1m8高的院墙,一般人翻过去都比较困难,但那男孩儿却愣是带着我姐出来了,可以想象他当时有多害怕,才能爆发那么大的潜能。

后来找懂行的人看过,说那个老太太是我姐的朋友的奶奶,因为放心不下自己的大孙子,这台经常回来帮忙看家,并没有恶意。再说那个抱着我姐出来的大男孩儿,我现在经常看见,因为他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姐夫,不仅为人仗义,还特有责任感。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是他一个人扛,妥妥的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很庆幸我姐找对了人。好了,今天的故事到此结束。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