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田顺子案

由于嫌疑人:都是未成年人,为了区分清楚,我们用A、B、C、D、E、F、G来区分。其中,A代表龚浩,B代表果敢,C代表浩二,D代表渡边靖。让我们看看古田顺子案这四个杀人犯的档案。

主要嫌疑人,少年A(当时18岁),无业人员,家住东京祖利区,家中有双亲和一个姐姐。父亲在证券公司工作,母亲是钢琴老师。两个人工作都很忙,A从小得不到父母的照顾。而且父母之间的关系也不和谐。

17岁女高中生古田顺子

古田顺子案

a从小脾气就很暴躁。她初中学的是柔道,所以也报了东京一所私立大学的附属高中。但是因为A太强,在学校经常被学长欺负。A为了泄愤,会在街上找混混中年男人的麻烦,会在家里拳打脚踢母亲。家庭关系破裂,A高一第二学期辍学。之后他去做瓦工,加入了野一。我一般都是超速抢劫赚外快,但这期间我吸毒成瘾,开始和流氓打交道。

龚浩

组里第二号人物大三B(当时17岁),小学三年级父母离异,母亲在宾馆工作,疏于照顾。有个妹妹。初中的时候,我是A的大三学生。毕业后考上了私立高中,但高一下学期就退学了。之后上了两个多月的夜校,白天工作不确定。

少年C(当时16岁)的家是整个事件的舞台。他的父母在同一个诊所工作,他的父亲是行政主任,他的母亲是护士。夫妻俩也不和,经常在家吵架。另外,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初中的时候,我是A的大三学生,落后A两年,高中上的是工业高中,但是读了一年就辍学了。然后整天无所事事,没有固定的工作。
聚集真正的继承人

少年D(当时17岁)五岁时与父母离婚。他母亲是美容师,没有时间照顾迪和他父亲

a全是领导。他成立了一个名为“极限青年俱乐部”的青年流氓组织,并担任该组织的领导人。平时主要是逼着卖店买花……等等。同时与b、C、d关系密切,A帮助C的哥哥找到偷车贼,变得可以自由进出C的家。同时A和D的妹妹交往,所以D自然会成为A的弟弟。这群少年的父母怕孩子,所以即使孩子出轨了,也不敢怪他们。每天晚上,四个人聚集在C家的二楼。a已经用他的新车SILVIA犯了罪,比如强迫一个女人上车,然后强奸她,或者超速抢劫她。

1988年11月8日,甲、乙、丙三人在祖利区轮奸了一名骑车回家的女子(当时19岁)。当时A开着B和C,邀请女方上车兜风,女方拒绝了。三人用车挡住她的去路后,B拿了她的自行车钥匙,逼她上车。为了不让她逃跑,她故意把车开上高速,用了‘我们刚出少年管教所’和‘我们去大清洗吧’。现在那边的海很冷,浪很大。在威胁她放弃抵抗后,她被带到酒店强奸了她。

11月25日下午6点左右,A去C家,让他去抢。c向一个朋友借了一辆摩托车,他们出去互相抢劫。晚上8点多,他们骑着摩托车在琦玉县三乡市转悠。在路上,他们遇到了古田顺子(17岁),他是巴乔南高中的三年级学生,正骑着自行车回家。a告诉C :你把她踹下去,然后给我’。于是C骑近了直道,用左脚从她腰上踢了她右拳,骑着摩托车到拐角处观看。

顺子突然失去平衡,人和车都倒在路边的沟里。a趁机靠近她的关心,把她扶了起来,然后说,‘那个男的疯了,我被踢了,等等。也许很危险,我送你回家。之后,他把顺子带到附近仓库的一个角落,威胁她说:‘我是流氓,你被我们盯上了,我会让你和我上床’,然后带她去酒店强奸。晚上10点,A给先回家的C打电话,听到B和D在家,就把他们三个叫了出去。四个人把顺子带到丙家二楼监禁。这一天,C的父亲不在家,因为他和员工一起出差,只有他的母亲和C的哥哥在家。

11月28日,A以“给你看个好东西”为由,约了E(当时17岁)和F(当时16岁),然后在C家一群人睡觉的半夜轮奸了她的直子。顺子拼命反抗。楼下的母亲似乎被吵醒了,但顺子的脸被压在床上,她无法出声呼救。他们剃掉顺子部分的阴毛,把各种异物塞进她的阴道虐待她。

11月30日晚9点,C的妈妈第一次见到顺子,让C赶紧回家。但是一个星期后,她发现顺子还在二楼,所以她让顺子赶紧回家,但似乎没有任何效果。

此外,在此期间,他们曾要求顺子打电话回家,让她告诉家人她离家出走,并要求他们不要报警。电话打了不止一次,平均5天打3次,所以顺子的父母认为他们的女儿已经离家出走了。然后他们日夜玩弄顺子的肉体。每当她受不了虐待晕倒时,少年们就会把她的头伸进桶里,让她醒来继续虐待。在此期间,他们轮流监视并阻止她逃跑。

古田就是在这里被虐,然后在犯罪现场被杀的。

12月初的一天下午4点,青少年们因为昨晚的夜游而熟睡,顺子趁机从二楼来到一楼的客厅,打算报警。可惜被睡在电话旁的A发现了。很快,当警察用反向检测发现C的电话打来确认时,A接了电话,敷衍的说了声:‘没事,我搞错了’,然后挂了。正因为如此,A和B对顺子更加残忍,打她,踢她,甚至用打火机烧她的脚背。此外,她还被喂了强力胶、烈性威士忌和其他烈酒来取乐。当时,有一个叫武田铁矢的日本人,他曾经唱过一首歌叫《团结》,里面有一句歌词,“加油,加油”。一天,阿桑一边骂她的直儿子一边唱这首歌,并强迫她跟着唱。她会私下用这句歌词激励自己。

12月5日,东京中野站发生电车相撞事故。a故意欺骗顺子说:‘你爸爸坐在那辆电动车上挂了。现在电视在拨号。“你看见了吗,”。她露出担心的表情时,故意问她:‘你现在什么心情’。我很抱歉。听完顺子的回答,A告诉她:‘其实我骗了你’。a、B、C不断重复‘死了’和‘还活着’这样的字眼,导致顺子的心理陷入极度焦虑。

12月10日,顺子开始恳求孩子们让她回家。于是A问:‘你回家后会跟妈妈说什么’。我会告诉我妈,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新宿玩。我可以穿着校服在新宿玩这么久,对吗?a这么回答她,同时被残忍的拳打脚踢。甚至把打火机的填充油倒在顺子的脚上点燃,看着她惊慌失措地开枪取乐。这种行为持续了好几次。

12月中旬,因为顺子的尿弄脏了被子,乙和丙狠狠地打了她一顿。由于不断的殴打,顺子的脸异常肿胀,面部特征的轮廓完全看不见,这是可怕的。你变成了一张馅饼脸。你看。不知道谁说的这些,少年们都笑了。随着暴力程度越来越激烈,青少年给顺子的食物也越来越随意。c的哥哥G(当时17岁)主要负责伙食。入狱的第一天,他点了外卖,但到了12月底,一天只有一瓶牛奶,偶尔还会附赠一片面包。不让她上厕所,叫她用纸杯尿尿,逼她喝。我愿意做任何事。“请让我回家,”顺子一直在乞讨。就这样,她被迫裸舞,在所有人面前自慰,甚至用直径3厘米的铁棒和玻璃瓶塞进自己的下体。

c的父母此时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但又怕儿子问话后生气,所以总是对二楼的声音充耳不闻。顺子因为脚上的烧伤和溃烂而无法行走,她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a很少去C家,因为他讨厌那股臭味。少年觉得这样对付顺子很难,但又怕她被放出来会去报警。于是他们开始期待顺子的死。
他们有下面这段话,顺子听不见。你想杀了她然后找个地方埋了她吗?’‘要杀她,不如把她剁成肉酱。“在油箱里烧她真好。‘你往海里倒水泥,没人会发现的。''假装自杀怎么样?伪装成上吊的样子带她去富士山树海,夹杂着一种大笑和消磨时间的感觉。

1989年1月4日——入狱第41天,凌晨6点,A打了一夜麻将输了10多万人,于是他以为怒火都在顺子身上。b、C、D在D家聚在一起玩电子游戏,因为讨厌脚上腐肉的味道。A去D家找他们后,一群人直奔C家二楼。少年用音乐的旋律敲打着顺子,于是顺子的口鼻流血,地面被鲜血染红。此外,他们点燃蜡烛,拿着蜡烛到她的脸上滴蜡,在她的脸上留下蜡油。d不想沾血,就把吸胶塑料袋放在手上,打肩膀和手。最后,顺子全身僵硬,开始痉挛。途中A拿出一根前端附有1.7公斤铁球的铁棒,D把铁棒砸在顺子的肚子上。轮到A施暴时,B、C、D给出建议,带着半开玩笑的表情,让暴力更加严重。在A施暴的过程中,顺子意识到自己快要死了。

暴行在上午10点结束。a,绑好脚防止她逃跑后,一群人出去洗了三天暖。第二天早上,不知如何处理裹在毛巾里的尸体的青少年将尸体放入旅行袋,然后将顺子的尸体和书包一起放入从附近建筑工地偷来的油箱中,并浇上水泥。a从他以前工作的地方带来了水泥。这时,A找到了当时长渕刚主演的热门系列的最终视频。这是因为顺子一直期待着这个系列的完成,而她被绑架的那一天恰好是一个精彩的结局,但她没能看完。好几次我都听到她说对不起。这就是为什么甲想把录像带放在一起。

古田顺子被折磨致死

虽然它在实质上并没有帮助顺子和他的家人,但它是甲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看到人性的地方。然而,A被捕后,向警方坦白了:“与其说是同情她,不如说是害怕她会以鬼的身份来找我”。早上8点,他们本来想把汽油桶扔到海里,但是当他们把车开到江东区若洲15号若洲滨水公园备降场时,他们害怕了,把汽油桶扔出车外,扔进了备降场。

1989年1月23日,甲和乙因去年12月将一名年轻女子带到祖利区的酒店而被阿雅司警方以暴力侵害妇女罪逮捕。3月29日,来自东京祖利区Ayase部门的两名搜救人员来到少年收容所进行马匹训练,并饲养了A和B.因为女人的内裤是在搜查她们家的时候发现的,警方认为她们可能涉及其他刑事案件,所以来这里要求口供。

怎么能杀人?a误以为其他少年已经向警方坦白了自己的顺子,回复了:‘对不起,我杀了她’。搜索者吃了一惊,因为他只是想胡说八道。据说进入少管所后,A出现了严重的幻听和幻觉,并数次试图自首。另一方面,在顺子被杀后,C也因暴力侵害其他女性而被逮捕和拘留,但他在4月1日因涉嫌杀害顺子而再次被捕。同时,共犯D、E、F、G也被逮捕。虽然整个案件的肇事者是未成年人,但由于案件的严重性,该案已从少年法院移交给东京地区法院。

《问春周刊》(1989年4月20日出版)甚至用真名报道了整个事件。一般来说,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是匿名的,只用代号。1989年7月31日,在东京地方法院,甲、乙、丙、丁四人首次受审。4人被控妨碍自由、性自主、非法拘禁、谋杀、弃尸等罪名。面对法官的询问,四个人异口同声地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但B和C的律师称其委托人是因伤致死,A则改口称是过失致死。他说,尽管他无意杀害顺子,但他也知道持续的暴力可能导致她的死亡。

a经过第一次公审就晕过去了,引起了不小的轰动。1990年5月21日,当检察官在东京地方法院公开审判中讨论处罚申请时,发表了以往刑事案件中罕见的言论。本案是中国刑事史上罕见的重大恶性犯罪。‘根本不需要考虑被告的动机。‘滥用的手段完全超乎想象。据说,参加公审的记者事后说, '好像用了过去刑事审判用的所有词语。'

7月19日,东京地方法院单独宣判

a被判处17年徒刑,B被判处5-10年徒刑,C被判处4-6年徒刑,D被判处3-4年徒刑。起诉方认为判决太轻,不能上诉。1991年7月12日,东京高等法院判处A有期徒刑20年,B有期徒刑5-10年,C有期徒刑5-9年,D有期徒刑5-7年,法官在量刑时说,‘被告未成年,不能从轻判决’。而e、f和g则被转移到少年收容所。尽管四名被告的父母向死者家属道歉,但他们没有被接受。他们想去顺子的坟墓上香并道歉,但也被拒绝了。之后,A的母亲卖掉房子,筹集5000万元赔偿死者家属。b的父亲也希望能弥补死者家属。他下班后开始工作,以节省赔偿,并将收入存入一个由律师管理的银行账户。

后续报告

2004年7月3日,埼玉县八巢市一名电脑操作员沈作让(当时33岁)被捕。他涉嫌绑架、监禁一名男性朋友(当时27岁)并暴力伤害他。神作-let是在“女高中生水泥埋尸命案”中被东京高等法院判处5 ~ 10年有期徒刑的少年B-bin。

Kokura

2005年3月1日,东京地方法院判处沈作让有期徒刑4年。关于判决理由,菊池法官说:“我本来期待被告改过自新,但是没想到被告又犯了罪,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有犯罪记录确实间接影响了他的康复。”。判决后,菊池法官对沈作让说:“希望你刑满后能重新做人,重新开始”。之后,被告对判决提出上诉。5月13日,上帝撤销上诉,整个案件被判4年徒刑。

还有一个故事,龚浩也是已故AV女优松井大久保的前男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