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步高

中文名翻译为侦探,英文直译为疯狂侦探。无论是上帝还是疯子,都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场景,让编剧陈佳宾能够看到其他人的内心世界。因为:要么这是一部超能力电影,要么这是一部拟人化视野被滥用的电影。他们一定是其中之一。其实这部电影的很多粉丝可能会倾向于认为看到别人的内在人格是一种拟人化的视觉表达,他们的感受其实是在超能电影和他们所想的表达之间不断的穿越。换句话说,影片的一些情节已经无法用拟人化的艺术表现来解释,只能解释为:超能力。

徐步高

最典型、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陈佳宾第一次在远处看到徐步高。那时,他们彼此不认识,没有交流,甚至没有最少的接触,但同时看到了高志伟的七种性格。

多重人格的合理感受过程,应该是通过大量接触不断发现的,而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这让本片很难理清其超能力主题的底层。而如果《烧饼歌》是一部超能力电影,那么它背后的一切都不好。

在电影中,孤独的退休警官陈佳宾自负或固执地强调用直觉和才华去思考和寻找线索,却很少依靠数据挖掘和逻辑推理——,这原本是电影同时给予搭档何嘉安甚至屏幕前观众的兴趣。但是,基本上没有让观众平等参与的线索和空间。从这个角度来看,侦探不是侦探片,它有壳但没有现实。观众无法参与的侦探片,只是自说自话的烂片。

徐步高担心丢了枪,犯了一个大错误,杀死了他的同事。后来何嘉安也面临着同样的心魔考验,让人觉得作家们并没有在人性弱点和命运轮回之外,对旧银河之路编造出新的意义。然后三条线一条接一条的走到一起。其实按照银河系的风格,南亚人没有单独的故事线。真的是不该犯的错误,因为这样做至少会让故事更复杂。现在挺单调的;在满是镜子的仓库里,——让人联想到暗花,然后他们互相射击,打碎了很多面镜子。根据电影评论,他们打破了许多内在的人格。

当然和平时的套路一样,最后会以特写相持,互相指指点点收场。这个太卑微了不好说,只是说很多评论花了很多笔墨来论证枪杆子的变化。具体的两枪对换方案,和何嘉安比起来,我还没想过利弊。显然,他应该想出一个搭配方案来摆脱犯罪。如果这种逻辑计算涉及到电影观众,那在电影之外就太辛苦了。不如《神探》参与数学模型的推敲,更高。

这时我只想到:这不就是2006年3月许高部在香港拍摄的某种形式的场景还原吗?很久以前,一名警察在执行任务时丢了枪,这涉及到许多无法解决的案件。最后这支丢失的枪神奇地遇到了一对警察,最后三死一伤,“好人”活了下来。疑点很多,很多地方很难自圆其说;电影和真实事件有很多相似之处。

《美丽心灵》为2006年的徐步高案贡献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也许有凶手,也许也有人格邪恶的人,牵扯到一个无辜的人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